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範冰冰被一些媒体捧为中国第一美人,你可不要不服气。她就是迷人,就是美丽,在我眼里她是世界第一美人。正因为她太美丽,她必然是狼友们意淫意虐的首选目标,必然会有许多人对她想入非非。也是因为她太美丽,注定她必然要遭受极大痛苦和残酷折磨,女人长得太美丽了,很容易给自己带来巨大的灾难

我和我的小狼友李波,虽然这些年来陆续搞来了一些演艺界的美女,但遗憾的是没有搞到範冰冰。这美丽的小妖精,我们一定不放过你!
机会终于来了。那年夏天,範冰冰回青岛看她的妈妈。这可是个好机会,我和李波精心策划了一番,在一天晚上溜进了她妈妈张传美的别墅,用万能钥匙打开了房门。

客厅里,妖豔範冰冰正在和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,一边喝水,一边亲热的拉着家常。我们认识,这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,正是范冰冰的妈妈张传美。听到声音,她们惊愕的回过头来,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,我和李波就扑了上去,把刀架在了她们的脖子上。範冰冰吓傻了,连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张传美站起来刚要反抗,李波一个大巴掌扇在她富态的,非常白皙的大脸上,原地转了好几个圈,倒在地上。李波使劲把她的胳膊别在身后,戴上了手铐,她再也不敢反抗了。说实在的,别看这个女人已经半老了,但还很好看。

我叫李波先玩着张传美,自己先玩範冰冰。我抓起範冰冰来,把她扔在了她妈妈的席梦思床上,尽情的吻着她那鲜红的嘴唇。我只觉得下体发张,欲火高烧,我粗暴的扯她的上衣,两个半圆球一下子就蹦了出来,圆圆的,挺挺的,闪着白玉般的光泽,就像两座圣洁的雪山,耸立在洁白的雪原上。淡红色的乳晕,耸立着两粒紫色的葡萄,真诱人。我抓着这俩大乳房,使劲的抚摸着,揉搓着。在我的刺激下,範冰冰的乳房胀的更大了,更加丰挺饱满了。我伏下身子,用嘴轻轻咬起乳头,叼起来,放下去,仔细吸吮着,咀嚼着。

我扯下範冰冰的裙子,抚摸着她光洁而修长的大腿。然后又扯下了她的裤头,她的裤头也很名贵,独角兽牌的。神密的三角地带丛林密布,馒头一样的宝贝,热气腾腾,洞门紧闭着。我在範冰冰的阴户上一阵抚摸,刺激的她两片大阴唇充满了血,阴毛一根根直立起来,硬硬的。接着,他又把手指插进阴道里,使劲的搔着,颳着,抠着,挖着,刺激的这本来就淫蕩的小妖精淫水哗哗的直流,把阴毛都湿透了。我把手指继续往深里插,却被处女膜挡住了去路。心里大喜:「哇!还是个处女,演艺界的那些家伙,放着着样的大美人不用,真他妈的大傻帽!该我有福。」

我不再犹豫,急急脱下衣服,骑到她身上,发起了进攻。我把龟头在她的桃园洞口摩擦着,然后一使劲,捅了进去。範冰冰的处女膜被捅破了,疼得惨叫起来。她的阴道很紧,紧紧地裹着我的大鸡巴,她娘的真舒服,舒服极了。我哪里还管她疼不疼,叫不叫,只管狂野的摇动着屁股,狠命的抽插起来。

我撅着大屁股一上一下惬意的插着捣着,那种无法形容的快感从我的鸡巴一直传感到我的脑子里。我左抽右插,在她阴道壁上尽情的摩擦着。快感越来越强烈,我舒服的快要发疯了,大鸡巴在她阴户里闪电般的戳捣着,进出着,累出了一身大汗。终于,我的高潮来临了,狂吼着,把澎湃汹涌的精液喷洒在她那紧窄的阴道里。还没等我休息一会,正在沙发上姦淫张传美的李波,丢下她那肥胖的身躯,赶过来骑在範冰冰的身上,大干了起来。他用力太猛了,只干的这小妖精「哇哇」乱叫,眼泪哗哗的从她那会说话的,迷死人的杏眼里淌下来。

我和李波就这样在她们家里尽情的玩弄着这娘俩,直到第三天夜里,我们才把她们捆扎好,装进蛇皮袋里,用张传美的车子把她们运回了我的地下室。地下室灯光明亮,地下室当中有一张铮明瓦亮的电刑桌,天花板垂下的麻绳上面吊着赤裸裸的林志玲,两只脚正在电桌上象捣蒜一样的跳着,扎进她乳头里的猪鬃随着她跳动的节奏飞舞着。林志玲哭嚎着,泪水和汗水混合着,顺着她的脸颊,流过洁白的乳沟,流过平坦的小腹,最后沿着它黝黑浓密的阴毛,滴落在电桌上,「哧哧」的响着,化作了蒸汽。左右两边墙上的铁环里大字型各绑着三个女人,全都一丝不挂,乳房胀得很大,里面充满了奶水,乳头用红线扎得紧紧的。这六个人大家全都认识,左边墙上绑的是董卿,刘芳菲和石琼璘,右边墙上绑的是袁立,陈好,陈红。墙角上的两个铁笼子里,一个里边关着刘亦菲,一个里边关着舒畅。

我们打开蛇皮袋子,把娘俩放出来,把她们象监禁游戏里吊菊乃那样,把她们吊在了天花板上。我用手分开範冰冰的两片阴唇,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,使劲的抠挖搔颳起来。她的阴户这几天已经被我和李波蹂躏的红肿不堪,被我这一阵鼓捣,疼得钻心,不由的惨叫起来。我不住手,不但起劲的抠挖,还捏着她的阴蒂用力的撚搓。範冰冰被弄得情慾大涨,阴蒂也膨胀起来。我突然拔出手指,抄起一根藤条,「啪!」的抽打在範冰冰的阴唇上,她疼得「嗷!」的一声叫起来。「啪啪!!」「啪啪!!」「嗷嗷!!」「嗷嗷!!」十几藤条打下去,她的阴户已经肿胀成了一个大馒头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急急脱光衣服,下体早已坚硬如枪。说实在的,我那玩意不但又粗又长,而且奇形怪状。龟头呈三角形,矗立在鸡巴上,就好像高高昂起的眼镜蛇的脑袋。我用力一捅,「扑哧!」一声捅进了她的阴道里。红肿的阴户被我这用力一捅,痛的範冰冰那个疼呀,疼的眼泪哗哗的流。我向前一顶,她的身子就朝前蕩去,我的鸡巴「咕秋」一声从她阴户里拔出来。等她的身体蕩回来,又噗哧一声套在了我的鸡巴上。

随着,随着我的鸡巴,不断地插进去拔出来。「扑哧!咕秋!」「扑哧咕秋!!!!」的美妙声音响成一片,範冰冰就像蕩秋千一样来回游蕩着。藤条击阴后姦淫,不但能最大限度的增加女人的痛苦,而且红肿的阴户还把鸡巴握的特别的紧,姦淫起来特别过瘾。我狠命的捣着,範冰冰来回的蕩着,凄惨的呻吟着。真是爽极了。

李波凑过来,要和我换换。我不同意,他嫌张传美阴道太松。我没好气,说:「太松,你不会再给她紧紧吗?!」李波皱了下眉头,拿起藤条,在张传美的阴户上用力抽打起来,打的她鬼哭狼嚎。李波扔掉藤条,用手指揉搓她的阴蒂,让她在剧痛中亢奋起来。阴蒂充血、勃起后,接着剥开她阴蒂上面的包皮,露出鲜红的肉芽肉芽,肉芽已经膨胀充血,呈半透明状。这是女人最敏感、最娇嫩的部位,张传美痛苦的呻吟着。李波又拿起一把锥子,把锥子无情地刺进肉芽里,把一个金属环套在上面。由于剧痛肉芽收缩,但是包皮把金属环挡在外面,使肉芽再也无法缩进包皮。一阵猛烈的痉挛之后,张传美痛得昏死过去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继续玩弄着她们,还给她们注射了空孕催乳剂和烈性催情剂。我们不但要把这美丽的小妖精和她妈妈这美女製造机培养成性奴,还要把她们培养成奶牛。这娘俩被催情剂催的性慾激昂,强烈的性慾把她们烧的眼睛都发红了,玩弄她们的时候,她们就活象发情的母豹一样扑到我和李波的身上,迫不及待的把阴户套在我们的鸡巴上拼命地套弄。几天后,她们的乳汁也大量的被催出来,她们本来就丰满的乳房充满了奶水,胀得像篮球一样大。我们每天吮吸三次吸吮着她们的乳房,品尝着她们甜美的乳汁,真是其乐融融。

时间过去了一年多,李波又别出心裁,要把範冰冰烤熟了来吃。我有点捨不得,但架不住他软缠硬磨。只好同意了。但李波又说,现在不能烤,要调理些日子才行。我说:「怎样调理?」李波说:「很简单,只要让她们每天在电桌上跳几次,然后再用猪鬃捅扎她的乳头,仔细撚搓,再用竹披轻轻抽打几次就可以了。」我说:「即然吃了,还那幺折腾她们干吗?」

李波说:「又外行了不是?你知道宋祖英的奶子为嘛那吗大吗,就是这幺调理出来的。女人肉好吃,但美丽的女人肉更好吃。而女人身上最好吃的还是她们的奶子。但女人奶子才有几斤,这样调理,才会使她们的奶子发育的更大。你知道我为啥要天天这样调理林志玲吗,就是为是她的奶子发育的更大些。」「那得调理多长时间?」我问。

「长则一年,短最少也得半年,而且每天最少不能少于3次,每次不能少于2小时。」

「那她们不是受得了吗?」「那也没办法,咱不是想吃美味吗?就得这样。」他刚说完,就把範冰冰和她妈妈吊在林志玲旁边电桌上,拿起一把猪鬃,捏开範冰冰的乳头,对準奶眼就插了进去。範冰冰嗷的一声惨叫了起来,李波不紧不慢,很有耐心的搓着撚着,把猪鬃一根根的插满了她的乳眼。範冰冰疼得冷汗直冒,浑身颤抖,几次要昏死过去。李波一见她要昏过去,就及时停手,解开袁立乳头上的线绳,捏出一碗奶来灌进她的嘴里,等範冰冰缓过劲来,他就又上去插插拔拔,左搓右撚起来。看要晕过去,就灌碗奶,缓过劲来再接着撚搓,一气折腾了俩小时,还叫我接着撚搓,他自己去调理林志玲和张传美。

经过一年的调理,範冰冰的乳房比半个排球还大,别看天天受罪,由于天天吃得是袁立她们的奶水,浑身油光瓦亮,洁白肥美。李波拿过一根工字型架子,我帮忙呈大字型把範冰冰手脚绑在四个角上,背上面下水準吊起,离地约二尺来高,把电锅放在下边,等到油温100多度的时侯,慢慢一放滑轮,範冰冰的左乳房就到油锅里了,油面正好到乳房根部。範冰冰疼得哇哇地叫起来,那简直不是人人的声音,叫得那个惨吆,连我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範冰冰拼命挣扎着,把吊她的铁鍊子都挣得哗啦直响。由于油温低火慢,炸了约俩小时才炸好。金灿灿的,真好看。炸好了左边的,我俩把翻过来灌了碗陈红的奶水,叫她歇歇劲,才开始炸右边的,等两边都炸好,範冰冰死过去一次又一次已经哭得嗓子都哑了。

吃了点东西,连做爱都没顾得上,我们就开始烤全「冰」了,李波拿过扩张器,捅进範冰冰的肛门,撑开括约肌,然后把水管插进她嘴里,打开水笼头。不一会,她的肚子就大了起来,髒水从她肛门里哗哗流出来,等把内脏沖洗乾净了。我们再把她倒吊起来,在她膀胱里灌满了鸡蛋清,拿起一把红烙铁,哧的一声烙在尿道口上,把尿道口烙在了一起。接着我们又在她子宫阴道里灌满了鸡蛋黄,同样用烙铁烙好阴道口,用山药泥塞满阴户用钢针缝起来。由于範冰冰拼命挣扎,不好缝,李波连手指都扎破了,气得他用钢针在範冰冰大小阴唇和阴蒂上一顿乱扎,直到她昏死过去以后,才接着缝好。我们又把範冰冰正吊过来,依次把袁立,陈好,陈红,董卿,刘芳菲和石琼璘六人奶汁挤乾净,灌到她肚子里,烤制过程就开始了。

美丽的範冰冰,如今已被调理成巨乳美人的大美女,被捆在一根长约1。8米的旋转烤架上,烤架下面放着一个功率不大的长型电炉,烤架慢慢的旋转着,微弱的炉火正在慢慢的均匀的炙烤着她的全身。这个昔日的超级大美人,正在烤架上痛苦的呻吟着。随着炉火的不断炙烤,她身体里的水分被不断的烤出来,皮肤渐渐的变成了金黄色,皮下的脂肪也被烤的「滋滋」的冒出来,但很快就被皮肤吸收了。为了延长烤制时间,烤得更均匀,我和李波一边在她静脉滴注着葡萄糖水,一边不断的挤出袁立她们6人的奶汁,灌进她嘴里,并且不断的在她发热的皮肤上涂抹着蜂蜜和香油。烤制的过程是漫长的,对範冰冰来说,是非常痛苦的。经过7天漫长而痛苦的烤制,可爱的範冰冰,美丽的範冰冰,终于被烤製成了一道金色的大餐。烤制了她这7天,可能我们还觉得不太过瘾,但对可怜的范大美人来说,真比70个世纪还要漫长。

範冰冰的确好吃,拿下一个吃谁呢?我瞅瞅袁立那俩又白又大的大白奶子说:「那就吃袁立吧!」李波说:「这些人里就袁立奶子大,奶水多,还得用呢。」他望了望倦缩在笼子里的舒畅,说:「就吃小狐狸吧,年龄小,肉嫩,肯定比袁立好吃,不行,吃刘亦菲也行,这些人里就她最漂亮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