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我是一名三类导演,有人问了,「我听说过三栖明星,可是三类导演是什幺啊?」三类导演就是别人不导的电影,电视剧,话剧,广告
反正是别人不敢导的,我都敢导,业内人士都亲切的叫我们这样的导演『破鞋导爷』正所谓,「只有我没操过的破鞋,没有我不敢导演的片子……」
其实做我的工作也挺好,因为工作的原因,我日常生活里总跟一些女演员,有各种各样的接触。
这不就有个老闆出资,要拍一部带有故事情节的武侠三级片,要我去个不怎幺出名的XX戏曲学院找几个女演员,说那里的都是学生,嫩一些,也没出名,给钱可以给的少一些,而且,还要自己当男主角。
其实这也不算什幺稀奇的事,人家给钱,自己想当把明星瘾,也不算是什幺过分的事。
我按照吩咐,就去学校里挑演员,首先是得跟校长先说一下,校长姓高,是个女的,今年四十多岁,但是保养得特别好,身材也很好,皮肤也很白,特别是那对奶子,很大,很挺。
我们很熟,平时就喜欢开开玩笑,在一起吃个饭,唱歌歌什幺的,有时候,喝醉了,也偶尔操她一下,呵呵……
我去到校长室找她,她正在练瑜伽,(是的,她们这样的工作就是把钱一收,找几个所谓的老师去讲课,她们天天在学校就是再养逼晒蛋,闲的蛋都疼……)
她随着音乐缓慢的把双臂打开,她还在下腰,这时候,她的大奶子都快蹦出来了,那深深的乳沟,都呈现我的面前。
我开玩笑地说:「呦呦,沟挺深呢,再低点,乳头都看见了,哈哈哈哈……」
她抬头看见我,说:「看见就看见呗,都给你看也行啊,我也算是老牛吃个嫩草……哈哈哈。」
说完起身,关掉音乐,拿毛巾一边擦汗,一边给我倒茶,「你今天怎幺有空了,你从来就是无事不登门啊?不是那幺好,想我来看我了吧?呵呵。」
我说:「没事就不能来了啊,这一进门就看见你那对豪乳,我都饿了……嘻嘻。」说完就一把想她的奶子抓去。
她手轻轻一打,说:「正经点……在学校呢!什幺事,说吧。」
我跟她说:「有人要拍三级片,要嫩的,所以上你这找点嫩货,行不行啊?」
只见高校长眼睛一撇,「你们男人就是贱,把老婆玩厌了,就出来找嫩的,还是不是人啊……」
我说:「你别一桿打倒一船人啊,我又没结婚,我就不喜欢小的,我喜欢比我大的……还是个校长的、嘻嘻嘻。」
高校长说:「少来,人家都喜欢嫩的,你却喜欢老的,糊弄鬼呢吧,我才不信呢!」
我说:「那你可冤枉我了,我就是喜欢比我大的,有经验,活好啊,在床上都能腾云驾雾,哈哈……小的在床上跟死鱼似的,有什幺意思?」
高校长说:「说我也不信,好了别扯了,说说要求吧。」
我说:「一般个要求就行,主要是她肯演,愿意演,到时候别演演就不演了,撂了挑子,这可没有替补的,学生都岁数小,没见过什幺世面,就跟她们只说就行,想演的就演,我还能有什幺要求啊?」
高校长说:「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?她们不懂?我看啊,比你都懂……一到星期五,校门口就挺着许多车,来接她们过週末的……哼哼。这点她们不用在学校学就会。」
我说:「那就跟好办了,直接说就行,有感兴趣的,这个时间找去这个地址找我。」说完递上去一张纸,写得是时间跟地点。
高校长:「嗯,行啊,我给你看看吧,一般没问题,要几个啊?」
「最早打算找三个,你就多叫几个,到时候选选看看吧。」
高校长:「好吧,到时候给你打电话。」
我说:「好啊,正事谈完了,现在谈点私事吧……」
说完手就向她的腿摸去,她穿的是瑜伽服,大腿那里开叉特别的大,里面连丝袜都没穿,我在她的大腿上蹭着,捏着,揉着,手一点一点靠近她的胯间,把手指伸进她的瑜伽服下面三角地带,手指一挑,就进去了……
我用手扒开她的内裤,直接就碰到了她的阴毛上,我摩挲着,手揪着他的阴毛,轻声说:「毛还是那幺旺……」说完一揪。
她一阵颤抖,朝我身上打了一下,「死鬼,揪疼我了……」
我的手把她浓密的阴毛扒开,一下磨到了她的那条耻沟,我的手指在沟内摩擦着……她「哦」了一声。
我说:「现在你这会有来人嘛?」
她说:「要不往门上贴张纸条,说我出去了,咱俩进里面的库房吧。」
我很兴奋说:「那快啊,受不了了!」
她狡猾的笑了一下,「你先去库房等我,我写完贴完就去。」
我到了库房没大一会,高校长就进来了,她刚一进来,我一下把她顶在了墙上,我双手搂着她的头,她搂着我的腰,我俩尽情地,接吻。
我们吸着对方的舌头,轻咬着对方的嘴唇,我俩都急促的喘着,忘情的情深呻吟……「啊啊啊,嗯嗯嗯……呃……哦哦……」
我必须的说,高校长的舌头太牛逼了,她用舌头把我的牙齿撬开,在我的嘴里,上下搅动着,跟我的舌尖纠缠着,用嘴吸我的舌头,咬着我的嘴唇,太美妙了。
就这样亲了一会,我俩都兴奋的难以控制,我俩互亲着对方,手却已经给对方快速的扒下了衣服,他把我的衬衫扣子,一个一个的快速解开,把衣服往后一扒,马上头就伏在了我的胸前,亲着我的小乳头,她用舌头挑逗着,咬着…!亲着……手也没闲着,把我的腰带也解开了,解完以后,手一下伸了进去,一把就抓到了我的大鸡巴。
这时候,我也拚命地给她脱衣服,可是,我越急越不行,她穿的瑜伽服虽然有弹力,但是想完全脱下来,也是真的很难,「我恨瑜伽服……」
实在是不容易脱啊,我也不管了,在她的肩上,把衣服一下扒了下来,把她的衣服脱到了腰间,又把她的胸罩,解了下来,这时候,奶子呼一下,跳了出来,我一口就含住了她的乳头,用力的吸着……
「嗯嗯嗯……呃……啊啊啊……噢噢噢噢……」她快活着叫着。
我又从下面把她的小内裤脱了下来,把她的内裤褪到了大腿下面,她,双腿晃动着,把内裤晃掉地上,这时候,我用手揉着她的阴蒂,在她的那条骚勾缝里摩擦着……她身子一下抖了一下,「哦哦哦……嗯嗯……」
我用脚示意她把大腿再尽劈开大点、她把腿往两边再劈开点。我扒开她的阴唇,这时候她的逼逼,已经淫水氾滥了,我才摸了几下,淫水就沾了满手。
「嗯嗯嗯……哦哦……」
我又把手指轻轻地插进她的逼里,在里面轻轻的搅动,来回的抽动……
这时候她已经不可控制的大叫起来,「嗯嗯嗯……、啊啊啊……哦哦哦……啊啊……讨厌,讨厌……」
我手快速的插着,她一边大声的叫着,一边套弄我的鸡巴……
我也受不了了,我一下挣脱他的手,把她按下,屁股向着我,我提着鸡巴,对準逼口,一下插了进去。
「啊……哦哦……哦哦哦、嗯嗯额。」我卖力的操着她,她快活地叫着……
插了差不多有十分钟的样子,她一边喘着,一边对我说:「啊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射吧射吧……快射吧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我头都晕了……」
我想也是,这个姿势好久了,她一直就这幺弯着腰,低着头,久了也确实不行。
我加大了马力,快速的抽插,蛋蛋撞击逼逼的声音,跟她的音叫声混成一片……「啊啊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呢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」
我「啊……」的一声,顺势拔出了鸡巴,全部射在她的屁股上……最后又撸了几下、我跟她一起高潮了。
各自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我们快速的回到了前面的办公室,呵呵呵,怕别人发现呗。还好门口有字条没人进来,她快速把纸条拿了下来,左右看看没人,送我离开了,临走说:「这面的事办好了给我打电话啊。」
我说:「行啊,快点吧,弄好了,就开始拍。」
第三天下午的时候,我们再约好的宾馆进行面试,她打电话说来了三个,你自己选吧,她就不来了。
我谢过了她,就坐在客厅里等着她们,一会有人按门铃,我去开门,一问知道是高校长介绍来的,就请进屋来,我一看,三个姑娘都有165以上的身高,有两个穿长裙子的是长髮,一个是白颜色的,一个是蓝颜色的,最后一个是短髮,三个人都很漂亮,身材也很好,特别是那个短髮的女孩,胸部超大的,穿着超短裙,快漏屁股了。
她们各自介绍了自己,我知道,穿长蓝裙子的那个,叫小田,四川人;白颜色长裙子的叫,娜娜,湖北人;最后那个短髮女孩叫小丽,东北人。
我给她们拿了喝的示意她们坐下,我说:「既然高校长让你们来,我相信她已经跟你们说了咱这部电影的一切,那我就不转弯抹角了,开门见山了,咱们这部戏是古装片,要两个人,是三级片,可以不真的做爱,但是表情,姿势,对话,叫声,得跟真的一样,你们都能接受吗?」
小田说:「校长都说了,我们也都知道,导演怎幺安排我们听话就好,至于说经验……我们都有一些……」
娜娜也说:「开始我们学电影就有这方面的準备,为了角色牺牲自己也是有的,导演没事,你就安排就行。」
短髮小丽也说话了,「是啊、学电影都想快点出名的,现在还在上学,有个演出机会也不容易,我们会好好的把握的。」
其实三个女孩当中我挺喜欢小丽的,不仅仅因为她的外表,还有个原因就是,他们我是黑龙江老乡。说心里话,要是普通电影,我真有心让小丽去试试,但是我想到出钱的老闆那副嘴脸……哎!我心里有点矛盾。
「那好吧,咱们开始。」我说,「这幺的,你们三个需要把衣服脱掉,我看看三个人的条件……一会你们到里面卧室,我们在哪里面试。」说完我就进去了。
先进来的是小田,她把衣服脱光,我一看,骚货,穿的是丁字裤,黑色的,腿上还有个纹身,奶子可不小,但是乳头挺黑,腰也很细,前面的阴毛一看就知道是修饰过了。
我说,「转过去。」她转了过去,『我去……这屁股,翘的,一看就想让人干死她的感觉。』心说。
「好了,把娜娜叫进来。」
娜娜进来以后,直接就把衣服全脱了,身材也很好,只是没有小田的奶子大,但是乳头很红,奶子也很挺,皮肤雪白雪白的。
「行了,叫最后一个吧。」我说。
最后进来的小丽,她一进屋,我就有种别样的感觉,她刚要脱衣服,我说:「先不用看了,你到那面的屋里等着吧,我还要看看,小田跟娜娜,有一组镜头想让他俩试试,你先过去,我吩咐一下,我马上过来。」
小丽哦的答应一声,转身进另一个屋里了。
我把小田跟娜娜叫了进来问她俩:「这部电影有一个镜头是,两个女的,抚慰对方,当然戏里面是假的,但是我现在想看看你们俩可不可以做到真实的……我要考验你俩的就是这个。」
小田问:「导演,你说的真实,是不是要我俩真正的给对方口交呢?」
我说:「是的!」
她俩看了一眼对方,转过来说:「我俩可以,是现在就看嘛?」
「嗯,这样啊,你俩先去洗洗,洗完以后,我在这个屋里看,你俩先去準备吧。」
她俩应了一声,转身进了浴室。
我去小丽的那个屋,一进屋,小丽就哭了说:「你跟他俩说的我都听见了,导演,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来演?」
我赶紧说,「不是的,你不要乱想,你听我说……」
你不用说了,导演,我知道你从我们一进屋,你就不是很喜欢我,我听见你要让他俩先演一下电影的剧情……这不是就说明了吗?我被淘汰了吗……没事,我也不是怪导演,我就是不服,还没看见我的条件,也没给我机会,我就被淘汰了……其实我也可以演啊!不就是口交吗?我也会啊。呜呜呜……」
「小丽啊,你误会了,我不是不喜欢你,正相反,我看你一个小姑娘,大老远的学电影,还跟我是老乡,我才不想你演的……」我说。
「那是为什幺啊?你喜欢我,才应该给我更多的机会啊!」
「其实你不知道……这部戏的投资人,也就是老闆,想演男主角……他实在是……你能明白吗?」我说。
小丽说,「是这个原因哦,那真的不在乎,我就想演戏,导演,你就帮帮我吧……」
说着,就向我走来,走到我跟前,双手把超短裙,往上一拽,双腿一劈,一下坐到了我的腿上,双手同时搂着我的头,使劲的按在她的胸脯上,我一看,什幺都明白了……小丫头为了出名什幺都不在乎,她的另一只手,把自己的胸罩解开,一扯,胸罩就扯下来了……然后把她的乳头塞进我的嘴里说,「吸它……」
我用力的吸……她轻声叫,「嗯嗯嗯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还没等我吃够呢,她一下起来了,跪在我脚下,用手拉我的裤子拉链,连腰带也没解开,把手伸进里面,很熟练的掏出我的大鸡巴。
但我的鸡巴还没全硬,只见她用嘴裹我的鸡巴,又舔又吸。一会,我的几把就坚硬如铁……只见小丽,跪在地上,让我站起来,他双手扶着我的鸡巴,张着嘴,把我的鸡巴伸进她的喉咙,一下一下的,才几次的功夫,我看见她的小脸就红了,我知道,是喘不上来气造成的。
然后她又把头低下吃我的蛋蛋的同时,用手快速的套弄我的鸡巴,我舒服死了,小丽的小嘴给我深喉,我太爽了……
这时候她休息过来了,又再一次的用嘴套弄我的鸡巴,她这次加大了力度,有个几分钟我就受不了了,「啊啊啊……」她马上快速的套弄,最后我全部射进了她的嘴里……
只见他一仰脖,全部喝下,呵呵呵全喝了……
我激动得有点忘乎所以,这时小丽穿好了衣服,在我的脸上亲了亲,又抓一下我的鸡巴,拿着她的包,跟我耳边说:「拜託了导演,我先回了……」
 
我迅速整理好衣服裤子,刚弄好,我就听见了浴室的门开了,我赶快出去,只见小田跟娜娜她俩已经準备好了,都光着身子,就出来了。我还没从刚才的兴奋劲里出来,我怔了怔,说:「那我们开始吧!」
这时候小田坐在一把椅子上,把腿放在了扶手的两边,腿劈的很大……我在这边都看见了那的逼逼。
「哦!逼真大啊……」
我目测,她的逼的有十公分长,有两片阴唇哒啷着。她双手拈着两片阴唇、往两边一分,逼口就张开了……里面啊粉红粉红的。
她的手一动,两片大阴唇也跟着动,闭口还一张一合的。我鸡巴一下就又硬了,但是我前面有茶几,我不能让他俩看出来。
娜娜这时跪在了地上,把头凑近小田的大逼,用嘴吸,吸小田的的阴唇、还发出了「咕噜、咕噜」的声音……
我往前挪了挪,想看的仔细一些。我看见娜娜的舌头伸进小田旳逼里,小田淫叫着,紧闭着双眼、「嗯嗯嗯……呃……啊啊啊……哦哦哦……啊啊……」
这时候小田的淫水也淌了下来,娜娜伸手在茶几上的纸巾盒里,抽出几张纸,在小田的逼上,擦了擦……又把头贴到了小田的两腿间……数分钟后,换了娜娜躺在了沙发上,小田把娜娜的腿劈开,我看见了娜娜旳逼,是那种一线天的逼逼。这种逼逼一般人享受不了,夹击下就会射的……
只见小田用食指跟中指,使劲的扒开娜娜的小逼…… 
啊!这个小逼太小了,那个小逼口就像个茶壶嘴,阴蒂也看不见。
小田先用手指在自己的嘴里抽了几下,把自己的手指弄湿,然后慢慢地,插进娜娜的小逼,一看就知道,小田也不敢快速,一个是还没兴奋,一个是有点乾,只见她慢慢地抽插,娜娜也轻微的淫叫着,「嗯嗯嗯……呃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一会儿,就看见小田的手加快了速度,我知道娜娜已经湿了,叫声也加大了「啊啊啊啊……嗯嗯嗯……呃……啊啊……」
这时候我看见娜娜旳逼在小田抽插过程中,往外冒出少许的白浆……小田马上把头俯下用嘴亲,再用舌头舔娜娜淌出来的白浆,小田也把舌头伸进去了,一下一下的抽插……
娜娜也一声一声的叫着「嗯嗯嗯,受不了了……哦哦哦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」
我惊了一下,娜娜小逼的高潮来得够快的。
这时候小田加快了舌头的速度,「啊啊啊啊……喝……呢呢……哦哦哦……哎呀……哎呀……射了……射了……」
我听见娜娜都好像快哭了。
「哦哦哦……啊啊啊啊……死了……死了……」
一股更稠的白浆涌了出来,喷在了小田的脸上……娜娜紧闭双眼,气喘吁吁的躺在那,胸脯一起一伏的……
这时候,小田刚要擦自己的脸上的白浆。我一把把她按在沙发上,把自己的裤子往下一拖,心里想,『老子早就憋完了,别给老子败败火吧!』
我腰一挺,整根鸡巴,一下插进小田逼逼的根部……
小田也兴奋了,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嗯嗯嗯……哦哦哦……导演,你的鸡巴真长啊……干死我……哦哦……呜呜呜……」
我使最大的劲,猛插小田的大逼……
「啪、啪、啪」的声响满屋都是,「嗯嗯……啊啊……嗯嗯……啊啊……」的声音也不绝于耳……
小田喊道:「啊啊……啊啊啊,使劲……使劲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嗯嗯……快点啊……嗯嗯……呃……快点啊……我就差一点了……啊啊……导演……啊啊……」
我加大了马力,是我最大的劲操小田的大逼,手使劲把她按在沙发上,我的鸡巴猛插她的逼,撞击声又大了……「啊……啪啪啪……啊……」
她几乎哭喊着,「呜呜呜呜……嗯……噢噢……啊啊,射了……射了……射了……啊……呜呜呜……」
我跟小田同时把身体里的激情慾望,射了出去……我最后一挺身,把全部都射进她的逼里,我的鸡巴在她的逼里有感觉,她的逼里面是一缩一缩的,夹得我的鸡巴真舒服啊……我最后拔了出来,擦乾净以后,看着躺在沙发上的两个女孩,又想了想刚才走的小丽,我更矛盾了……